公海赌船官方网站

当前位置:轻浮新闻网 > 个性新闻 > >>正文

割裂的李利娟:是“爱心妈妈”还是“沾边赖”

来源: 2018-05-16 14:10   浏览次数:

  

  阿梅说,爱心村里很多都是“病孩子”。李利娟还向她诉过苦,“她说这两年孩子越来越多,已经不想再接收了。但她后来名气太大,总有人(把孩子)往她那送,她只能照单全收。”

“爱心妈妈”李利娟。图片来自视觉中国

  文 | 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 

  2018年5月4日上午,河北省武安市午汲镇上泉村的“民建福利爱心村”(下称“爱心村”)内,74个孩子被武安市政府的大巴车接走。他们之中,最大的孩子十几岁,最小的刚出生十几天。

  组织排队时,一个七八岁的残疾孩子有点不老实,阿姨轻轻拍了他一下,他马上乖乖躺在沙发上。其他孩子也很懂事,不吵不闹,跟着平日照料他们的阿姨走出爱心村。

  与此同时,武安市中兴路和西环路交叉处的万腾大厦三楼,一场关于爱心村存废的听证会正在进行,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和爱心村均有人参加。但爱心村的负责人李利娟并未到场。

  11点左右,听证会当场决定,因爱心村2014年至2016年未参加年检,2017年未按规定报送年检材料,故撤销其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。这意味着爱心村将被彻底清理、取缔。

  第二天,武安市公安局传来李利娟被刑事拘留的消息。据官方通报,李利娟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、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,证据确凿,已被警方从北京带回武安。

  村里人称“沾边赖”

  爱心村属于上泉村地界,在村落外约2公里。

  5月5日当天,李利娟被刑拘的消息就在上泉村传开了。

  村里人管李利娟叫“四霞子”,因为家里4个姐妹中她排行老四。“李利娟”其实是四霞子的曾用名,她的现用名叫“李艳霞”。知情人士提供的身份证信息显示,李艳霞出生于1965年,今年53岁。此前她多次对媒体表示,自己今年48岁。

  多名村民说,他们被四霞子和她男朋友“许老大”欺负了近二十年,敢怒不敢言。大家还给她起了个外号:沾边赖——被她沾上边,她就赖上你。

  村民朱明(化名)就和她起过冲突。朱明家的口粮地离爱心村不远,一次焚烧土地时,朱父点完火就走了。不想半个月后,李利娟在路上拦住朱父,说他上次烧地把她种的树林都烧了,得赔钱。朱明家的电动车被扣下了。

  本来李利娟要求赔偿几万块,经人说和,朱明赔了8000块赎回了电动车。“租一亩地一年才1000块。”

  村里人凑在一起说四霞子时,总不忘提起一个人——上泉村村民张超(化名)。“是张超把四霞子带到我们村的。”村民说。

  张超与李利娟的相识源于湾河铁矿。那里正是爱心村的所在地。

爱心村的石头牌子。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 摄

  武安市矿产资源丰富,光是上泉村就有不少矿井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很多村民开矿赚钱,以铁矿为主。

  1989年,张超的父亲从别人手里买下铁矿,用了一生积攒的10.5万元现金,还借了十几万贷款。当时,探矿、采矿审批还不规范,张超家没办相关证照,“照样可以开工。”

  1998年,张超经人介绍认识了李利娟,后者想用2万元入股铁矿合伙经营,然后五五分成。初次见面时,李利娟穿了一件破旧的灰色羽绒服。在张超的印象里,李利娟那时的经济条件并不好。

  “我的铁矿是她的第一桶金”

  张超说,后来李利娟和他处了对象。上泉村村民也提起,当年张超的母亲去世时,李利娟曾以儿媳的身份披麻戴孝参加葬礼。

  或许因为这样的关系,两人在铁矿上的合作定了下来。张超管生产,李利娟管账。

  2000年左右,国家对矿产资源的管理渐趋规范,武安市开始取缔无证小矿。张超的矿井也在整治范围,被勒令停产。但节骨眼上,李利娟帮他拿下了采矿证,湾河铁矿后来也更名为鑫森铁矿。

  张超向新京报记者描述,李利娟办下的采矿证上的权利人不是张超,而是李利娟。

  为此,张超和她大吵一架:我的矿为啥写你的名字?李利娟说,只有写她的名字,证才能办下来。

  那三四年,铁矿采出的块矿非常抢手,刚采出来,就被人开车拉走。张超说,每天采矿量约一二百吨,按照每吨八九百元的价格,一天的流水就有近十万。

  但好景不长。2005年,因为生意不景气,张超的矿井又停工了,李利娟也很少在矿上出现。没过多久,人称“许老大”的许琪来到了上泉村。

  张超记得,许琪是陕西人,以前抢过别人的矿井。后来,许琪还成了李利娟的男朋友。

  第一次见到许琪,张超就被他用啤酒瓶打破了头,还被连踢带踹地赶出了铁矿。张超说,许琪打他是因为禁止他与李利娟联系,但遭到拒绝。

轻浮新闻网讯(www.qingfu.net.cn),喜欢这篇文章请转载分享,我们的进步离不开你们的支持,本信息均来自互联网,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

扫一扫,用手机看资讯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