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海赌船官方网站

当前位置:轻浮新闻网 > 教育文化 > >>正文

北大毕业生的代投生意:饭局和嫩模 一夜暴富豪车豪宅

来源: 2018-05-25 21:09   浏览次数:
摘要:“豪绅的钱如数奉还,平民的钱三七分账。”《让子弹飞》里的这句台词,在ICO代投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。......

  彼时数字货币正处在牛市的顶尖上,比特币接近2万美元、以太坊接近1万人民币。这期间,甚至有高中生做代投一夜暴富的故事在币圈流传。

  到了东南亚国家,他四处花钱请人吃饭、聊天。

  “跟股市道理一样,韭菜被割是韭菜应该交的学费,他们什么项目都不看,就想跟着投然后坐等财富自由,我们每天时间细分到分钟去学下各种东西,他们不被割有道理吗?”

  他学相关专业出身的,能轻松看懂那些项目技术层面的东西,但是至今为止,他一份项目的白皮书没有看过。

  “1个亿我也能赚”

  今年1月,谭海在东南亚参加一个ICO项目活动后,请参加活动的人吃饭。

  谭海称,这是圈内“交朋友”的方式之一,而看重的是这些人背后的ICO项目。和不同的人打交道,积累人脉——因为你不知道这里面可能谁手里有项目,谁会发币。

  辞职回归社会的时候,谭海计划的是先拜访一圈大学时期的教授和校友企业家,“多交朋友”。然后再来一次环球旅行。刚毕业攒钱不多,旅行计划的是穷游。

  (文中涉及到的人名为化名)

  在第一此代投完成后,谭海拿到了一笔钱。

  他对投机的一部分理解始终是“有能力赚非理性的钱”。

  但刘雨和谭海都知道,所有的ICO都是空气项目,差别无非是发币的人非常不靠谱或者稍微靠点谱。“都是带血的钱。”刘雨选稍微靠点谱的项目,但自己也被骗过。

  “豪绅的钱如数奉还,平民的钱三七分账。”《让子弹飞》里的这句台词,在ICO代投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。

  一群北大、人大等顶级学府毕业或在读的高智商学生,看到了ICO代投的商机,他们利用自己名校毕业的人脉圈子,快速学习的能力,甚至嫩模开道,组团代投,赚那些想一夜暴富的人的钱。

  这顿饭花了6000元钱,席间他说咱们是最聪明的一拨人,应该一起做一些伟大和牛X的事。

  饭局之后,有人出面安排了嫩模。

  一夜暴富的代投豪车豪宅,一夜亏惨的人们却寻不到回归原来生活的轨道。

  谭海他们每天傍晚7点准时聚在一起,学习其中一门学科的知识。

  刘雨没有参与那样的代投,这个过程里他也不同情被骗的群众,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他们太着急赚钱实现财富自由。”

  谭海还是低估了ICO的水深,“起初我想能赚50万对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来说不少了。”但是第一个代投项目在他辞职之后一个月之内做完,谭海后来发现,“1千万我也能赚、1个亿我也能赚。”

  这是一场仅靠自制的金钱游戏,人性能经受的住考验吗?

  “很多人连英文的项目都看不懂啊。”他说。

  回来的飞机上,他已经拿到了大比例的ICO私募份额,而且价格比其他代投的低,那些人又来追着他聊天。

  但谭海的部分投机逻辑则映射了这个生态里最荒诞一面。

  割韭菜的聪明人

  代投卷巨额资产跑路的新闻时常见诸媒体,但迄今为止只有一个县城公安局立案调查,至今还没有结果。

  凭借多曝光几次惨剧会让梦想财富自由的人们回归理性吗?没有任何监管的市场,普通群众跟代投和项目方信息不对等,他们天生处于不同的地位。

  “这是最接近人性丑陋面的地方。”谭海说。他不仅指反目成仇的人,而是所有这个圈子的人,跑路、欺诈、盈亏后的两面派。

  也有让谭海感到头痛的时候。

  “不赚不属于我的钱,我就永远不会亏。”他说。

  谭海决定做代投。谭海曾建过一个300多人的区块链技术分享群,因为他学密码学,懂区块链技术,打算每天分享一个区块链知识。结果尝试了两天发现根本没有人关心知识,每次他一在群里讲,下面就有人问他币价。于是他把区块链知识分享群解散,重新建了代投群。

  刘雨经历过大亏大赚,对这一切有些麻木。大学4年,有3年都不满于校园的无趣和平庸而投身社会中,卖电话卡、炒币、代投,“但挂科太多,我可能毕业都毕业不了了。”

  “嫩模”在币圈还有调侃财富自由的说法。

  团队有一位成员被称为“总管”,任务是安排每天学习的地点。团队的成员中,除了谭海是学密码学的,还有金融学、法学等专业出身。

  一夜暴富的代投豪车豪宅,一夜亏惨的人却寻不到回归原来生活的轨道。

  刘雨做代投盈亏持平,操作上不同的是,谭海不会期待百倍币、千倍币,上线赚点就抛。


轻浮新闻网讯(www.qingfu.net.cn),喜欢这篇文章请转载分享,我们的进步离不开你们的支持,本信息均来自互联网,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

扫一扫,用手机看资讯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